快捷搜索:  

走近地铁上的读书人

"走近地铁上的读书人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"

走进地铁,在拥挤的人潮中,总能发现手捧书籍专注阅读的身影。他们(They)构筑起车厢中的精神文化(Culture)空间,为行色匆匆的地铁线路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近期,笔者在首都采访了数位地铁上的读书人,跟随他们(They)的脚步,在拥挤的车厢中打开一本书,享受地铁阅读的“慢”时光。

地铁上的“流动书单”

当你在地铁上遇到读书的人,怎样快速识别他们(They)在读什么书?“如果碰巧看到书的封面、页眉、页脚等位置,很容易就能看到书名。假如只能看到书页中的只言片语,只要把那些读书照发出来,万能的互联网总能给出答案——永远有人读过你没有读过的书。”豆瓣网友“向北向北”说。

“向北向北”真名朱利伟,是首都一位从业十余年的出版社工作人员。今年(This Year)是她拍摄首都地铁阅读者的第7年。她将这些读书的身影放进名为“首都地铁上的读书人”豆瓣相册,经由这一相册,读者能够看到更多阅读的可能性。

“对我来说,拍摄地铁上的读书人不是一件需要刻意坚持的事情。我喜欢阅读、拍照,也喜欢体坛身边形形色色的人。这三种爱好融合在一起,这件事情就自然(Nature)而然地发生了。”持续记录的同时,朱利伟也在制作“地铁书单”——被乘客选中的图书,至今已有1200余种,涵盖文学、学术、社科、职业技能提升等多个类别。

在另一社交平台小红书上,一位名为Sophia的博主也在默默记录着首都地铁读书的瞬间,并尝试拍摄首都地铁上看书的人,将照片发布在账号“首都地铁看书的人BOT”。随后,许多热心网友开始自发地记录。至今,账号评论区依然能收到源源不断的投稿,书目的题材和种类也逐渐丰盈起来。

在Sophia的笔记中,持续畅销的经典书籍,如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关注度一直较高;新近出版的图书,如詹姆斯·罗斯-埃文斯的《九十岁的一年》、本哈明·拉巴图特的《当我们(We)不再理解世界》也悄然出现。“年轻人的自我觉察意识较强,他们(They)更关注自我探索、具有辩证思维的书籍,因此毛姆是年轻阅读群体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作家之一。对于年龄较小的读者,儿童绘本及故事类图书则是他们(They)的心中所好。”Sophia说。

除此之外,图书的大小、重量及阅读空间也是读者广泛关注的问题。轻量级的书籍更容易带上地铁,能在电话直接打开的电子书受到读者们的青睐……如果赶上工作日早晚高峰,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,常常有读者倚靠在此读书。小红书博主“花花皮的新花”是一位地铁阅读者,她直言,地铁上信号有时候不太好,无法处理其他事情,不如把这段时间交给阅读,构筑属于自己的精神空间。

车厢里的阅读故事

在首都地铁上,多数上班族有固定的通勤路线。拍摄者的相机记录下他们(They)读完一本书的过程。“有一位乘客在读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。第一次拍摄他的时候,他读到了1/3,第二次拍到这个人的时候,他已经读到了3/4。”Sophia认为,这些机缘巧合的瞬间,让拍摄者与另一位素不相识的乘客产生了奇妙的连接。“我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曾经跟他在同一个时间、同一条地铁线上擦身而过,但是记录读书这件事让我发现了这一点。”她说。

众多来稿中,同一位读书人的身影常常出现在不同记录者的镜头之中——在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线路以及不同的视角下,“他们(They)”得到多元呈现,并在网站上完成“奇妙的相遇”。“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乘客们通常只是地铁上的匆匆过客,但因为阅读,他们(They)被记录下来,定格在影像之中。”Sophia说。

不仅如此,被记录下来的图书和读者,经由互联网的传播,还会与作者产生交集。朱利伟回忆,她最早在豆瓣的图书推荐中,知晓了旅行作家刘子超的作品,随后在地铁上看到有人在读他当时刚出版的新书《失落的卫星: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》,本就对这本书有兴趣的朱利伟也买了这本书来读,作家独特的文风令她赞叹不已。后来,她又连续两天在地铁上遇到一位乘客在读刘子超的《午夜降临前抵达》。她将照片发布在豆瓣平台,竟然得到了作者本人的关注和转发,地铁阅读就这样奇妙地联结了书的读者和作者。

朱利伟认为,读书本身就是在推广阅读。当一本书的名字在网站上反复出现,同时在地铁上也有很多读者在阅读,线上与线下的读者群体达成了相互印证。从网站出发抵达现实,又从现实回到网站,这一场交互,使得网站世界也变得真实可触。

但与此同时,也有部分读者表示,在地铁车厢清一色的“电话党”中,读书过于引人注目。他们(They)有时会用近似电话、平板的包装掩饰阅读行为。这种被网友称为“地铁阅读羞耻”的心理状态,大多来自有些人对“与众不同”的恐惧(Fear)。

地铁读书记录者的出现,为这一类群体找到了同频共振的“书友”,使他们(They)得以把“不一样”变成一种特点,也让阅读变得更加从容。

自觉的阅读推广者

作为一种文化(Culture)现象,地铁阅读引发网友们的持续关注。拍摄者通过记录地铁阅读者,成为另一种形式的阅读推广者。

Sophia的前几篇笔记收获了不错的浏览量,随后她开始定期对照片进行(Carry Out)分类整理,发布“一周书单”。经由网友们的点赞、转发、评论等互动行为,一些读者就可以参照数据“种草”自己的目标读物。同时,一些比较小众的书,虽然不是畅销书,但凭借其独到价值,也会被更多读者关注。

过去一年,朱利伟从每一个季度拍摄的图书中精选15种,形成首都地铁季度书单。在筛选图书时打破传统的分类方式,尽力扩展图书的品类。“如果这个季度遇到文学类的书比较多,这一类的比例就会大一点。但我会尽量兼顾其他类别,展现书籍的多样性。”她说。

例如,在“首都地铁冬季书单(2023)”中,朱利伟舍去此前已经推荐过的书,纳入读者评价较少但仍不失为佳作的书,以及地铁上的经典畅销书“常客”。经过反复斟酌后,《芯片战争:世界最关键技术的争夺战》《万历十五年》《在细雨中呼喊》等进入了最终版书单。

朱利伟表示,“首都地铁上的读书人”豆瓣相册受到更多关注以后,她更加意识到自己作为图书推荐者所承担的责任:给不同的读者提供更多选择的余地。作为职业出版人,朱利伟对图书质量、出版、印刷及装帧情况格外关注。她希望(Hope)读者可以选择正规出版社出版的高质量图书,“用心做出来的书,值得被更多读者看到”。

在今年(This Year)的“世界读书日”,我国图书馆联合首都京港地铁有限公司,推出M地铁·图书馆“一书一人一城”主题活动。在京港地铁部分车站内,乘客可扫描活动灯箱中的二维码,限时免费阅读全本精品电子书。同时,在京港地铁17号线次渠站特别设置了主题阅读空间,乘客可以跟随老舍逛茶馆,可以紧跟张爱玲的步伐探寻上海,还可以循着苏轼的足迹寻味巴蜀美食(Food)文化(Culture)之美……“当人们在地铁上阅读时,他们(They)不仅是在单纯地消磨时间,更是在旅途中享受阅读的乐趣。”朱利伟说。(国人日报(Daily)国外版)

图书,地铁,乘客,豆瓣,读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545) 踩(17) 阅读数(3610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